投保信息提交

  • *
    • 重疾保险
    • 教育金保险
    • 养老保险
    • 投资理财
  • *
  • *

人物头条 | 尚德困局施正荣与无锡的博弈战_香港保险理财投资网

2014-05-31 14:16 香港保险理财投资网
二维码
2083

  2010年11月26日,澳大利亚悉尼,施正荣和夫人张唯与好莱坞明星凯特·布兰切特和丈夫安德鲁·阿普顿站立于悉尼剧院屋顶,庆祝384千瓦尚德光伏系统顺利并网。

  一美元,是施正荣的生死线。

  曾风光无限的纽交所上市公司尚德电力走到了一美元的悬崖边。在未来4个多月,如果尚德电力股价无法在连续30个工作日内保持在1美元/股及以上,它就将被纽交所强行退市。

  此时,尚德电力执行董事长施正荣与无锡市政府的关系渐入困局。双方既互相需要、又互相轻视。

  与施正荣想牺牲无锡尚德、保住尚德电力的计划相背,无锡市政府想保住无锡尚德,由无锡国资接盘,国有化尚德电力,这样施正荣将完全出局,在强大的私人商业王国支撑下,施正荣仰仗着“无锡尚德”给无锡市政府带来的影响,让其为自己输血买单。

  施正荣套牢无锡市政府

  5个月前,施正荣最后一次在企业家聚集场合现身。6月1日,他受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邀请,与柳传志、王健林等一起参加了开岛仪式。在现场,施蹲下身来,玩起了弹珠。

  “(参加开岛仪式)那时候,他(施正荣)已经很郁闷了。”正和岛负责接待施正荣的市场部人士说。

  如果无锡尚德破产,它所承担的尚德电力所有债务一笔勾销;要么,无锡市政府牵头注入大量资金拯救无锡尚德。施期盼着市政府可以像以前那样继续扶持自己一把。

  在此之前,施正荣一路风光无限,也成就了无锡市在全国各地光伏产业园中的领军地位。2005年至2007年,尚德电力销售额从2亿美元增加到13.48亿美元,利润从三千多万美元增加到1.7亿美元。施更是以160亿的身价登上了中国大陆首富的宝座。

  春风得意时,施正荣到处进行投资,只不过这些投资项目现在似乎成了“烂尾工程”,这也使无锡尚德陷入了大量债务的漩涡中。2005年,施正荣在上海投资3亿美元建造传统薄膜电池工厂,工程至半却被改建为晶硅电池工厂,前期投入的数亿资金打了水漂。除此之外,施投入数亿元主导的碲化镉薄膜电池项目、收购日本MSK公司三分之二股权项目,至今均未产生任何效益。

  “他(施正荣)是技术型人格,但是这几年他不同。在管理岗位上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几年他有很多的提升,作为企业家,他有很多成长,但不等于他进步了,企业就必须提高、更优秀。”新上任的副总裁龚学进觉得施正荣从科学家转向管理者,“非常不容易。”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无锡尚德业绩进入下滑通道。与此同时,上百个光伏产业园在各地政府的财政补贴、贴息贷款、提供土地、税收优惠等政策中扎堆上马,导致产能严重过剩。为了争夺市场,光伏企业之间大打价格战。以无锡尚德为例,光伏组件出货价格从2006年的3.98美元/瓦下跌至2011年的0.43美元/瓦,跌幅达89%,毛利只有可怜的0.59%。这导致2011年尚德电力净亏损高达10.06亿美元。

  “凡是这一次逃不过厄运的,都是成本降不下来。有的不是完全因为技术的原因成本下不来,而是它运营的能力。”原尚德电力副总裁陈晓(微博)东说。

  就在2011年年初,尚德还与韩国多晶硅巨头OCI签署了新的长期供应合同,合约规定尚德将以高于35美元/公斤的价格进行采购,此后,多晶硅跌到20美元/公斤。9月,尚德电力与山西长治市、内蒙古鄂尔多斯政府洽谈投资一个3万吨的多晶硅项目和一个5GW的电池组件厂,要求地方提供一定的煤炭资源给尚德。施正荣的这些决策,使得尚德的损失高达4亿美元之多。

  “就像施总说的(那样),他也不是神。”龚学进觉得自己工作的失误在于没能总结施正荣做企业的管理理念。

  “企业选择哪种发展策略,现在状态的好坏,我都不好作评论。施博士对太阳能行业的贡献,历史地位还是有的。”  苏州阿特斯阳光电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瞿晓铧想起了当初,他与施正荣一起找政府投资时的光辉岁月。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施正荣与无锡的城市形象捆绑在了一起。

  无锡市政府的苦衷和算盘

  尚德在中国光伏产业的地位,使得无锡市成为光伏产业的重地。

  11月1日,第四届中国(无锡)国际新能源大会在无锡举行。国家部委、相关协会、省厅官员,以及全国各地的光伏产业精英们,都悉数出席。

  无锡市政府对本次大会非常重视,市委、市政府头面人物全部到场。施正荣及尚德电力两位副总裁刘志波、朱景兵被大会邀请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但他们却集体缺席。就在当天下午,尚德众高管却接待了来无锡参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

  第二天,施还以会长的身份,赶往上海参加了新南威尔士大学中华区校友会。显然,施正荣在无锡,但他的做法看似有点不给无锡市政府领导面子的意味。

  不给面子的背后是双方的裂痕在扩大。“施老板想向上面打报告申请无锡尚德破产。”尚德一名工作人员对客户说。

8月,无锡尚德关闭P2电池工厂,调整出货目标,解雇1500名工人,约占总员工数量的18%。一个半月后,这些被遣散的工人围堵在尚德门口,进行抗议,局面混乱,无锡市不得不动用警力维持治安。

  无锡市政府并不愿意无锡尚德被破产。且不说破产之后政府、银行的债权会收不回来,当地政府的就业、税收都会受影响,还会波及为无锡尚德配套的一百多家企业。

  但无锡市政府并不愿轻易出手救助。它同样给了施正荣两个选择:回购明年3月份到期的5.7亿可转债,然后由国开行注资,但施正荣必须以个人资产提供无限制担保,但被施拒绝。要么等尚德电力退市,由无锡国联信托投资公司(“无锡国联”)接盘。

  无锡国联对驰援施正荣不是非常上心。“到今年年底,市政府的指标压力很大。”一名接近无锡国联董事长王锡林的人士说。

  尚德在无锡有着特殊的意义,它甚至已经融入无锡的城市精神——“尚德务实,和谐奋进”,它更是无锡主政官员升迁的砝码。2011年,无锡市工业产值1.5万亿元,无锡尚德产值300亿元,比重不大,地位却非常显著。尚德的明星企业地位,极大提升了无锡的知名度。

  现在,无锡市政府有关方面正在极力淡化无锡尚德的负面消息,努力撑过年底,对上好有个交代。“他们在淡化尚德。”一名中国国际商会无锡商会的中层干部说。

  为了给市领导适当增加压力,施正荣积极给江苏省政府和中央部委领导写信,痛诉面临的困境。作为中国光伏龙头企业,尚德电力不但是无锡市的一张名片,更是江苏省乃至中国政府在世界上的名片。光伏产业还是中国抢占未来新能源制高点的一个标杆性行业。

  在各种压力下,9月27日,无锡市市长朱克江率领领导小组和工作服务小组来到无锡尚德现场办公。在P4工厂,朱克江说:“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尚德的发展,在困难时期尚德仍应当发挥领军企业作用,积极调整转型,咬紧牙关率先走出困境。各位有没有信心?”

  身穿白色衬衫、卡其色西裤的施正荣鼓起了掌,他望向朱克江,笑了。曾有一刻,站在他身旁的新任CEO金纬鼓着掌,紧闭双唇,望向了前方。

  20天前,金纬在无锡市政府无偿送给尚德的创业大厦二楼报告厅详细解读了新的组织架构。创业大厦在尚德P4工厂前方,曾是江南大学的孵化园。马路对面的生态大楼,是施正荣的办公室。两座楼之间架起了全封闭式的过街通道。

  伴随着朱克江的现场办公,中行发放了2亿元的银行贷款,以缓解无锡尚德短期流动资金紧张的局面,但较之尚德巨额亏损漏洞,无异于杯水车薪。无锡市政府的举动被外界解读为对上级领导的一种象征性交代。

  “政府也在做一些事,现在也比较敏感。”龚学进这些天非常忙碌。他说施正荣在做的两件事是找到钱和找到订单。

  施氏家族的私人商业王国

  无锡尚德是施正荣一切所得的起点,他为何执意要将其破产?

  目前,施正荣个人及家族信托D&M科技分别持有尚德电力30.2%及29.4%的股份。尚德电力间接持有无锡尚德100%的股权,此外,尚德电力还拥有洛阳尚德硅片公司、国外工厂及分公司资产。

  “如果无锡尚德破产,尚德电力将变成一家没有负债的轻资产公司,施正荣可以把自己控制的亚洲硅业,以及其他一些不为人知的私人产业放进尚德电力,构成上市公司新的资产架构。”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分析道。

  2006年12月,一家名为亚洲硅业的公司在青海省注册成立,注册资本2亿美元,从事多晶硅材料制造。亚洲硅业的多名高管,张维国、张宇鑫和王体虎等都是施正荣多年好友、顾问。亚洲硅业的成立正逢其时,施正荣在这一年与MEMC公司签订了硅片的长期供应协议,他坚定看好硅片产业发展。2011年5月4日,施正荣的家族信托D&M科技收购了亚洲硅业91.3%的股权。此时,尚德电力董事会发现尚德电力财务、法务、投资董事“身在曹营心在汉”,全力为亚洲硅业办事,  这让股东们非常震怒。

  更匪夷所思的是,从2007年至2011年,5年间,尚德电力与亚洲硅业之间建立了异乎寻常的紧密合作关系。施正荣动用尚德电力的资金,先后向亚洲硅业提供了15亿美元的无条件支付合约,近7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10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而渣打银行在尚德电力的推动下,向亚洲硅业提供了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私人公司依附于尚德,施更是在两者之间建立了若干畅行无阻的通道,这中间不一定涉及到利益输送,但“瓜田李下”难免让人起疑。

  依附于尚德的私人公司不止于此。要清晰勾画施正荣的私人商业王国,不得不提起施正荣的妻子张唯、好友陈秋鸣等人。

  在张唯的名下,一个庞大的私人产业群已经建立起来。张唯原本是国家物资总局上海物资公司的助理会计师,后来随施正荣远赴澳洲陪读,在一家会计事务所里谋得职位。2000年至2005年,施正荣的事业逐渐做大,特别是尚德电力在美国成功上市后,张唯也开始在国内进行大规模投资,先后组建了多家公司和基金会,包括施氏家族慈善基金、阳光慈善基金。

  2008年2月15日,张唯又成立了上海尚理投资有限公司(“尚理投资”),注册资本为 6300万元人民币。施正荣多年好友陈秋鸣是尚理投资的董事兼总经理。

  陈秋鸣深得施正荣的信任,他曾经任职于江苏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1991年至2008年间,陈秋鸣移居澳大利亚,主要从事国际贸易及金融投资业务。他主导了尚理投资的大部分投资计划。陈是施正荣家族信托的受托人,他还同时担任中国天溢控股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

  无锡尚德或成输血机器

  在这张关系网中,尚德电力与尚理投资联手投资了一些项目。两者曾一起投资了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豫金刚石”),其中尚理投资持有豫金刚石1600万股。2010年3月26日,豫金刚石上市,发行价为21.32元/股,仅两年时间,尚理投资账面盈利超过5倍。

  “我们都叫她施太太。”尚德员工很少看到张唯出现在公司。但他们都知道张唯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很火。这部电视剧是由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华录百纳”)投拍。陈秋鸣是华录百纳董事,张唯是监事。仅从账面投资回报看,尚理投资的投资收益达到16.2倍。

  2009年12月,尚理投资与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无锡新区创新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无锡领峰创业投资合作基金,规模3亿元人民币,还获得了“2009年度国家创新基金引导基金阶段参股项目”2000万元支持。领峰基金以无锡新区及周边地区为主,先后投资了无锡隆胜科技、无锡和邦生物科技、苏州赛伍应用科技、江苏多维科技、钜泉光电(上海科技)等公司。

  在同一个月,尚理投资与上海城投控股、无锡市德联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德润投资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共同组建了上海诚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诚鼎创投”)。诚鼎创投投资了水处理设备系统集成服务公司巴安水务,2011年7月,巴安水务顺利过会、上市。

  在无锡市曾经的最高层建筑——摩天360第17层,有一家尚德电力、张唯等共同投资的公司——无锡市尚德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尚德教育”)。该公司董事长是尚德电力高级副总裁谢晓楠。谢曾担任过无锡市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现在他正忙于无锡外国语学校(尚德地块)建设项目。

  “我们还做一些培训。”尚德教育办公室的吴主任在太湖新城督察无锡外国语学校一整天了,傍晚5点,他还要赶往另一个项目。

  除了以上可以追查到的施氏夫妇投资的私人公司,还有一些公司,可以发现尚德电力投资其中,但无法查到是否有施、张个人资本,这些公司包括:辉煌硅能源、西安隆基等。到目前为止,施氏家族私人商业王国到底有多少家公司、多少资产,只有施正荣自己知道。

  在施正荣参与的多个项目中,江苏省和无锡市政府领导甚至频频为其站台。施正荣用无锡尚德为尚德电力圈钱,用尚德电力为私人生意服务。当这个游戏出现问题时,施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让无锡市政府买单,而他的私人资产却丝毫不动,还以拯救中国光伏产业为由向各级政府施加压力。

  高超财技玩转政府、银行及股东

  施正荣在私人公司运作方面堪称杰作的,是环球太阳能基金(Global Solar Fund,简称GSF)。

  2008年6月,尚德电力及施正荣个人控股的离岸公司Best (Regent) Asia Group Ltd以2.58亿欧元和2000万欧元分别持有GSF86%及10%的股权。曾是尚德电力西班牙销售代表的哈维尔·罗梅罗作为GSF Capital创始人持有剩余股份。到2011年底,GSF Capital资产规模尚不足1亿欧元。

  为了在意大利南部建一个145兆瓦光伏电站项目,由尚德出面担保,GSF向中国国开行借了5.54亿欧元,GSF以一笔价值5.6亿欧元的德国政府债券为尚德提供反担保。在这个过程中,尚德电力、GSF并未出一分钱,但是却获得了5.54亿欧元,而电站项目所需要采购的光伏产品都来自于尚德电力,由无锡尚德生产。

  施正荣用无锡市政府的资金维持无锡尚德的运转,用国开行的钱创造尚德电力在海外的订单需求。他绝对控股的尚德电力、GSF分文未出,却提高了股价及GSF运营产生的投资收益,GSF的投资收益反之又可以改善尚德电力的财务报告,推动股价上涨。

  当5.6亿欧元的德国政府债券被发现并未做反担保行为时,合计持有基金90%股权的尚德电力和施正荣本人却很委屈地辩称自己不知道此事。

  此事被踢爆后,引发了美国投资者的严厉声讨,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发起对尚德的集体诉讼,状告尚德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投资者。意大利的法院也对尚德提起了刑事诉讼,指控尚德在意大利非法修建太阳能发电厂,诈取政府补贴。如果意大利的刑事诉讼成立,GSF在意大利的电站建设项目无法完成,它靠什么向国开行偿还5.54亿欧元贷款?作为大股东的尚德  电力、施正荣必须作出真金白银的偿还。

  GSF欺诈事件的连锁反应继续发酵,尚德电力的股东和大型基金开始做空它的股票,把股价打到1美元/股以下,股价最高时曾达90美元/股。8月1日,华尔街投资机构Maxim Group更是将尚德的目标价由0.5美元/股下调至0美元/股。

  走向决裂

  零美元评级出来后,江苏省政府高层紧急派遣调研组奔赴无锡,向无锡尚德进行调查,确定救助方案。不过,最终因调查难以深入而不了了之。

  8月份,在美国投资者的压力下,施正荣辞任尚德电力CEO,由原CFO金纬接替,施的头衔变成了执行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此时,尚德电力股价一直处于1美元以下,9月10日,由于尚德电力因为连续3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收到了纽交所的退市警告。从9月10日收到退市警告,到明年3月10日6个月内,如果尚德电力股价无法在30个交易日内重新连续保持在1美元之上,就要被强行退市。

  为了拯救尚德电力的股价,施正荣和管理团队向无锡市政府提出破产无锡尚德拯救尚德电力的方案,遭到拒绝。无锡市政府提供的方案与施正荣的谋划相去甚远。

  “他(施正荣)显然比谁都清楚无锡尚德是一个无底洞,把自己的个人资产搭进去,风险实在太大,多年辛苦积累的  身价可能会化为乌有,他只想让政府无条件地扶持无锡尚德。”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分析。

  迫不得已,10月10日,尚德电力宣布压缩产能、降低生产成本、优化运营结构及改善财务状况,企图以此来提振股价。此后,尚德电力股价一直波澜不惊,持续在1美元/股以下徘徊。10月中旬更一度下跌到了0.71美元/股。

  但到了11月2日,尚德电力突然暴涨22%,大涨过后正好报收于1美元/股。不过,施正荣和管理团队必须确保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都处于1美元以上,否则,还是要面临被退市的困境。

  施正荣在与无锡市政府的博弈中处于弱势。即便施正荣通过资本运作维持了股价,他还要处理几件棘手事:今年年底前偿还贷款约10亿元人民币,明年一季度一笔约5.6亿美元的可转债到期。如果尚德电力无法偿还到期的负债,就面临因违约被迫申请破产保护,继而清算并退市。

  一旦尚德电力退市,施正荣花费多年努力经营的私人商业王国就化为乌有了。因为尚德电力国有化,就必须接受无锡市政府查账。无锡市政府曾有意派遣财务、法务人员进驻无锡尚德,查查到底有多少死账、坏账,但被施正荣拒绝了。

  尚德电力被退市,对无锡市政府来说却是利好消息。他们只要投入少量的短期流动资金,维持住无锡尚德,就可以坐等明年尚德电力被退市,到时以极低的价格顺势接管。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映照在尚德生态大楼屋顶的太阳能光板上。三五成群的下班工人从P3、P4厂区走出来。一位开着桑塔纳的客户被淹没在新华路9号。他很担心尚德目前的状况,他驱车赶到尚德总部,在与工程师交谈的过程中不断地问:“这个项目靠谱吗?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