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保信息提交

  • *
    • 重疾保险
    • 教育金保险
    • 养老保险
    • 投资理财
  • *
  • *

每周金融市场回顾及投资策略(2/20/2019)

2019-03-04 11:56
二维码
2125

中美即将达成协议?

美国和中国似乎正向达成协议迈进,这对于反弹途中的风险资产而言是个关键节点。

股票: 亚洲(除日本)地区内,中国仍是我们首选的股票市场。因投资者乐观预计中美可能达成贸易协定,以及对 MSCI 指数继续增加 A 股权重的预期,市场延续了积极动能。

债券: 美国高收益债券供应的持续增长可能会拖累回报率。我们更青睐收益率相近、风险较小的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券。

外汇: 我们预计,随著“无协议脱欧”可能性消退,短期内英镑的所有下跌都将难以为继。

最新进展

贸易协定将利好中国和亚洲股市。春节假期过后,香港和中国内地股市的上涨势头有所增强。关键因素包括:

a) 中美双方新一轮贸易谈判收官之际,特朗普总统表示,他有意推迟 3 月 1 日对华加征惩罚性关税的最后期限

b)预计明晟新兴市场指数将会在本月晚些时候增加中国 A 股的权重,这将吸引更多外部资金配置 A 股,以及

c)市场预计北京将採取更多提振市场的的措施,包括放宽银行贷款和券商融资融券业务。技术面也显示,上证综指在经历两年的下跌趋势后,有望持续反弹(见图表)。在亚洲(除日本)地区,我们对中国的离岸和在岸股票都青眼有加。

美国企业盈利预测上调/下调比例的趋势转好。在经历了强劲的第4 季度财报季 (盈利同比增长约 16%)后,由于收益预期普遍下调,预计美国 2019 第一季度盈利同比下降 0.3%。儘管如此,分析师已经开始放慢 2019 年盈利预测下调的速度,与此同时加快了上调的速度,目前普遍预计 2019 年盈利将同比增长 4.2%。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一季度盈利预期虽然疲弱,但美国股市却仍持续走强。美国仍是我们青睐的两个股票市场之一,因为我们相信,当前的市场情况,已经反映了一季度疲弱的盈利因素。

相对欧元区银行股,我们更看好美国银行板块。美国银行股正受益于监管放鬆、併购活动(尤其是中型银行的併购活动)增加以及股票回购预期。与此同时,欧洲银行股则仍受制于欧元区增长放缓和投资者对于银行业资本充足率的担忧(一些主要银行的债务成本有所上升)。儘管欧元区银行股相比美国银行股有较大折价,但我们仍倾向于后者。不过,一旦政治风险(英国退欧、义大利政局动盪)有所降低,监管出现鬆动,或区域经济增长复苏,都将利好欧洲银行股。

关注重点

a) 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及下一步行动

b) 美国对汽车进口关税的决定(重点是欧洲进口汽车)

c) 特朗普总统为募集修建美墨边境牆的资金而宣佈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且同时批准一项法案来避免政府再次陷入停摆)的打算,是否会加剧美国政治生态的紧张状况?

对投资者的影响

因贸易摩擦出现缓和迹象,以美国和中国市场为首的全球股市延续涨势。美元扩大涨幅,尤其兑英镑,只因投资者对英国退欧的忧虑萦绕不去。

股票: 中国股票反弹

A 股有望因纳入明晟指数的权重增加而受益。明晟公司正在就提高A 股在其新兴市场指数中的权重进行磋商。谘询期于 2 月 15 日结束,最后决定将不晚于 2 月 28 日公佈。根据目前的积极回馈,市场预计 2019 年 8 月前,明晟新兴市场指数中的 A 股权重将从 0.7%升至 2.8%,明晟中国指数 A 股权重将从目前的 2.3%升至 8.8%。这将导致更多机构资金通过被动型投资基金流入中国市场。我们相信,这将利好中国股票—我们在亚洲区内最看好的股市。

放鬆监管将利好中国市场。证监会新任主席料将重新引入各种措施,以提振股票交易活动,这可能包括放鬆融资融券业务和大宗经纪业务的监管。

技术指标转向正面。上证综指已经从主要支撑位反弹:即 2005 年开始的长期上升趋势线,以及 2018 年开始的下降通道的下缘。该指数随后升穿通道上缘(见第 1 页图表),我们认为此举确认了下行压力已经缓解,指数进一步上涨的可能性继而上升。如果果断突破 9 月份 2,820 左右的高点(比当前水准高出 3.7%),就有可能出现更大的反弹,进而挑战 3,000 点心理关口。然而,考虑到自2015 年以来的下跌幅度和持续时间,潜在的反弹可能会一波三折。

债券: 美国高收益债价格或面临阻力

美国高收益债券面临供应过剩。由于投资者担心贸易战,企业债券在临近上週末时走弱,本周随著市场人气好转和油价上涨,企业债价格又反弹了几天。然而,随著美联储加息预期下降,融资者逐渐放弃申请贷款而转身寻求发行高收益债,故美国债券供应显著增加。如果供应持续增长,可能会拖累债券价格。我们更青睐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因为他们提供相仿的收益率,但信用风险更低。

过去一周亚洲美元债券表现优于全球债券,原因在于虽然供应有所回升,但收益率溢价略有下降。儘管我们看好的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券在 2019 年的表现优于全球债券,但随著风险情绪退潮,上周其走势出现震盪。全球债券和亚洲美元债的表现反差,突显出后者的防御性。我们认为,将其与新兴市场美元政府债搭配,将降低风险较高债券持仓的波动性,因为亚洲债券通常在具有挑战性的市场环境下表现更好,就像它们在 2018 年所展示的那样。

外汇: 英镑的投资机会

英镑可能在中期复苏。英国首相在英国议会就退欧条款的投票中再次落败,令英镑兑美元下跌。鉴于执政联盟和反对党内部在退欧问题上都有分歧,我们认为“无协议”退欧的风险很低。一旦英国脱欧最后期限延期延迟到 3 月 29 日以后,则将利好英镑;1.2650 是关键支持位。

客户最关心的问题

问题一:美国与欧洲银行板块的前景如何?

过去两周,有许多与银行业相关的消息,总体而言,它们会使欧洲银行股继续落后于美国银行股。

美国方面,大中型银行的监管负担正逐渐减轻。这不仅会有利于企业盈利,并且有迹象表明这可能鼓励行业内的併购活动,尤其是中型银行之间的併购活动。最后,我们也看到了回购股票方面的积极迹象。预计 2019 年美国市场将回购逾 9000 亿美元股票,数位背后的主要动力来自于银行和科技公司。

然而,在大西洋的另一边,消息却远没有那麽积极。欧盟的经济资料仍然非常疲弱,市场对 2019 年经济增长的普遍预测从三个月前的1.9%降至 1.6%。与此同时,德意志银行过去几天以高成本大量融资,引发市场热议。最后,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本周决定拒绝提前赎回永续债券。儘管这是桑坦德的权利,但它并不符合通常的做法,也出乎了市场预期,从而导致欧洲银行永续债市场出现了一些(儘管看上去是短暂而温和的)波动。

展望未来,有两个问题正待回答。

首先,未来 12 个月,美国银行股的绝对表现会改善吗?如图所示,儘管自 2018 年初以来,美国银行股的总体表现优于欧洲银行股,但是在此期间,它们仍遭遇下跌。我们的感觉是,美国银行股正处于触底反弹的过程中,如果美国经济增长依然有望保持强劲(虽然不及 2018年),那麽信贷需求和淨息差仍可能保持强劲。这可能为美国银行股在未来 3-6 个月的上涨提供催化剂。

第二个问题:欧洲银行股会继续落后美国银行股吗?

如上所述,消息面上来看这种落后还会持续。不过,表格突出了这两个地区的三个关键估值指标,从其中两个指标(市淨率和股息率)来看,欧洲银行板块被严重低估。当然,预测短期(3-6 个月)回报时,估值不是一个有很大参考意义的指标。我们需要的是催化剂。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导致银行部门的风险显著降低的因素(例如,投资者对英国退欧的担忧退潮)和/或欧洲银行业潜在盈利能力持续改善(例如:监管放鬆、经济增长更强劲),可能会使欧洲银行股的绝对和相对(美国银行股)回报出现反弹。目前,我们对美国银行股的评级为标配,同时保持对欧元区银行股的低配评级。